• <video id="r9u0g"><ins id="r9u0g"></ins></video>

  • <b id="r9u0g"><dl id="r9u0g"><var id="r9u0g"></var></dl></b>

  • <i id="r9u0g"></i>

    <source id="r9u0g"><table id="r9u0g"><acronym id="r9u0g"></acronym></table></source><tt id="r9u0g"><tr id="r9u0g"><blockquote id="r9u0g"></blockquote></tr></tt>

    <tt id="r9u0g"><tr id="r9u0g"><blockquote id="r9u0g"></blockquote></tr></tt>

  • <u id="r9u0g"><pre id="r9u0g"></pre></u>
    <track id="r9u0g"></track>
    专题栏目:ARVRMR虚拟现实

    AR新计算平台要来了,苹果会带火AR游戏吗?

    六月份见真章

    Apple、Niantic和Snap旗下AR产品日益临近,点燃了人们对技术革命的期待。可在成功抵达这一“绿洲”世界前,还需要解决不少问题。谁都无法保证,AR增强现实国度不会重蹈VR虚拟幻境覆辙。遥想当年,Oculus,HTC等公司推出VR头显后,几乎每一年都被鼓吹为VR元年。时间钟摆滴答滴答往前走,VR仍旧是令人兴奋和着迷的利基市场,人们对VR发展前景充满信心。通常情况下,伴随着新计算平台崛起,内容端往往会出现相应变化,如VR游戏、电影等等。这样的前景固然令人兴奋,但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、精力和创造力来开发。今时今日,只有相对较少的高管和投资者愿意认真倾听VR将会如何超过电视机、互联网。

    轮到AR站C位了

    市场上有观点认为,VR病毒式传播已经过了较长一段时间,现在该是时候轮到AR了。请注意,这并非意味着那些科技革新发烧友已经消失。VR就像是他们的一顶老帽子,接下来几年将是AR之年。在这些发烧友的支持下,AR又将成为新的大卖点。一些传统观念认为,AR比VR有着更大的市场和潜力,AR将更容易突破早期小众市场,并成为一种真正的革新技术。对此,笔者毫不怀疑。AR的核心是将虚拟内容无缝叠加到现实世界的体验中。它将会像智能手机一样,改变人们的生活和互动方式。从视频游戏角度来看,AR改变和增强视频游戏体验的潜力,比任何产业诞生以来的科技进步都大。笔者并不是鼓吹AR未来的前景有多美好。相反,只是纯粹地相信技术的变革力,只是不太确定何时会发生。当我们讨论AR具体应用场景时,我们距离可行的、可进行大规模制造的产品还有多远?目前这些问题仍非常模糊。如果你关注该领域新闻,你会每隔几天就看到有革命即将来临的暗示。PokémonGo研发商Niantic日前取笑了一些高科技公司的眼镜产品。Snap显然正是被嘲笑的对象之一。据悉,Snap正在开发Snap Spectacles。该产品具有AR功能。

    狼来了,苹果终于要出手了

    不出意外,苹果也会加入嘲笑者阵营。3月31日,苹果宣布2021年WWDC Slogan “大点看,眼看就来。”有分析人士指出,本次大会上,苹果将会带来全新的硬件产品,很可能是最新AR眼镜、头盔。都说无风不起浪,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消费者AR时代即将来临。

    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认为,AR、MR将会是下一个定义电子产品的创新人机介面关键技术。与此同时,它也将提供创新视觉体验并重新定义人类创造、处理与接受资讯的行为。这或许也是众多公司重金投入AR、MR的原因所在。回顾Apple发家史,本质上它就是消费性电子产品的创新人机界面的发展史。在成功定义一个创新人机界面并大规模生产后,产业链均会获得巨大的成长机会。不过,想要在AR、MR领域有所成就,关键在于是否拥有独立运作并针对MR、AR使用而设计的装置。天风国际认为,Apple优势之一在于生态整合,推出AR、MR硬体产品后,将会加速生态与产业成长。长期而言,AR、MR产品具备取代所有配备显示屏电子产品的潜力。不过这不意味着配备显示屏的电子产品将消失。郭明錤预测Apple的MR/AR 产品蓝图分为三个阶段:2022年的头盔式 (Helmet type) 产品、2025年的眼镜式 (Glasses type) 产品;2030–2040年的隐形眼镜式(Contact lens type) 产品。他进一步预测到,头盔式产品可提供AR与VR体验,而眼镜式产品与隐形眼镜式产品则较可能专注在AR服务。如果AR产业确实迎来激增,那将是游戏产业的关键性时刻。或许,在商业和创新上其很可能超越智能手机。

    究竟还有多远?

  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现状是,AR硬件甚至还未诞生像Oculus这类标杆性产品。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微软Hololens是目前功能最齐备的AR产品。话说回来,其实微软也很清楚,它是面向B端客户的产品,而非消费级产品。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Google。谷歌刚开始发布AR眼镜,便遭到消费者抵制。最终,该产品也沦为了利基工业产品。跟5、6年前VR产业相比,很多新兴事物出现,但都未进入消费领域。人们也怀疑,这种演变会否与当时相似。如果是这样,AR过去一段时间也诞生过非常多有趣的想法。要是未能成功打入主流消费市场,倒也不足为奇。不过这种比较并不太准确,毕竟AR从VR行业汲取太多经验跟教训。客观来说,无论苹果或是其它科技巨头对AR有多热衷,哪种对AR征服一切的期望理应得到更严格的审视。人们对AR充满热情,的确给游戏产业带来了一些波动。如果AR普及爆发,这将成为游戏产业的变革性的事件。在商业和创新上甚至都有可能比智能手机诞生时更重要。这将带来巨大的创意挑战、游戏类型,以及激发互动方式的潜力。

    迄今为止,Niantic取得的成就并没有受到不公平对待。不过,关于它视自己为即将到来的革命的首选公司,这一点值得商榷。如果Niantic确实在开发眼镜,这表明该公司的技术有点令人着急,无法让像PokémonGo这类游戏真正发挥全部潜力。话说回来,Niantic不耐烦情有可原,毕竟公司拥有AR游戏,但这类游戏受到智能手机的限制。当玩家举起手机,通过屏幕观看AR对象或角色时,这种体验很难让人满意。

    对Niantic和其它深耕AR领域的公司来说,如何将AR覆盖物从手机屏幕转移至一副轻巧的眼镜,无疑具有非常高的想象空间。可摆在眼前的现状是,AR游戏面临非常大的挑战。“PokémonGo”这类游戏成功,并不意味着AR在任何程度上都是一个已解决的难题。坦率地说,笔者并没有真正将《PokémonGo》归为AR游戏。至少不是大多数人所理解的AR。一开始,能在真实世界里看到身边的神奇宝贝,这种想法的确很有趣。不过这和游戏的核心玩法——使用地图和GPS数据关联并不大。即便没有任何AR功能,也不会影响该款游戏的火热程度。很多Pokemon GO玩家——实际上,可能大部分玩家都会关掉他们的AR功能,因为这会缩短手机续航时间。AR功能对PokémonGo的真正好处在于,这可以建立一种病毒式营销。想想看,玩家可在现实世界中的各个位置共享PokémonGo屏幕截图,是不是转发欲高涨。从游戏核心玩法来讲,大部分游戏内容都可在没有可视化AR情况下完成。有人可能会争论,像PokémonGo和其它类似Geo-based游戏同样是AR的一种——它们将电子数据叠加显示到现实中。人们认为AR并不必须要涉及将可视化图像叠加到屏幕或是眼镜上,而是更抽象一点,就像把现实生活中的地点变成神奇宝贝道馆一样。

    不过,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谈论AR还是会认为是视觉叠加。到目前为止,在这一领域中,还没有硬件产品做得特别好,甚至没有游戏软件开始应对这种尚未明确定义的挑战和机遇。AR将会是一种变革性技术,而游戏也将是其中之一。理性来看,这将会花费比人们预期更多的时间去实现,需要克服的障碍也会更多。幸运的是,像Niantic这类公司已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些挑战。与此同时,笔者也希望行业内更多公司密切关注该领域发展。这主要是鉴于很多大型公司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并在此后花费数十亿美元去追赶、弥补。当然,我们也应从Magic Leap公司失败的教训中汲取经验。此外,Hololens和Glass眼镜在工业上的应用,也提醒着大家消费级市场很难攻克。在成熟移动端AR平台出现前,或者我们还需要有更多耐心。

    来源:竞核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国产无套视频在线观看,日本公共厕所www撒尿,人与动人物xxxx国产,中国熟妇牲交视频免费 网站地图